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寻访济南老茶人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06-28 16:11

  今年58岁的宗伟,既是济南茶叶加工厂的“老人”,同时仍然活跃在当今茶界,很多茶业界的资深人士言谈中都会提起他。

  1975年高中毕业后,宗伟先是作为知识青年“上山下乡”,而后回到济南,被分配到济南茶叶加工厂工作。第二年,他就被工厂派到广州加工茉莉花茶,出色地完成了任务。单位领导看他挺有上进心,就把他调入茶叶审评室工作。这个地方在当时很受人羡慕,因为可以天天喝茶,还能跟着老师傅学品茶。不过,勤奋好学的宗伟不满足现状,两年多后,他向领导提出申请,要去茶叶产区学习技术。

  次年一开春,宗伟就得到了去安徽学习的机会。1979年,他在皖北学习两个月,熟悉了黄大茶、绿大茶、炒青和六安瓜片的制作工艺,然后被派到皖南祁门学习做祁门红茶。接着,他又到安徽歙县,学习了珠兰花茶的窨制方法。随后,还去了老竹岭学习。

  单位领导看他是块当领导的材料,就将他作为后备力量送到干部培训学校学习一年。宗伟学完回到茶叶加工厂时,正赶上计划经济结束、市场经济开始,单位政策性亏损,济南茶叶加工厂积压了大约10万担茶叶。此时,他的师傅有的已退休、有的调走了,年轻的他成了厂里的技术骨干。为了卖掉积压的茶叶,宗伟冥思苦想。他发现,当时主要销售的5角钱一包的茶叶配方跟市场需要不接轨,为此,他跟厂里人争论一番后改变了配方,通过8个月时间,把5角钱一包、100万斤的茶叶全部卖了。

  这时,有两个机遇摆在宗伟面前:一个是商业部委托原浙江农业大学办了个茶叶经贸干部专修班,给了山东5个学习名额,其中一个名额就落在济南市茶叶加工厂,宗伟是候选人;还有一个机遇是晋升副厂长。宗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上学。1987年,宗伟学成归来时,很多南方茶叶生产厂家向他伸出橄榄枝,有的企业说一年给他10万元薪酬,先给一半,年底再给5万元。在当时,济南人的月收入只有一百多元,面对这么高的年薪很难让人不动心。但宗伟觉得,在济南茶叶加工厂工作这么多年,企业为培养他花了很多钱和心血,“做人不能没有良心”,所以他对南方厂家的邀请一一婉言谢绝。

  20世纪90年代,济南茶叶加工厂的日子愈发艰难,后被三联集团兼并。济南糖酒总公司(原济南烟酒站)搬到堤口路,又组建了茶叶公司,干了六年。宗伟凭借个人信誉,没有在银行贷款一分钱,全部先从厂家拿货,卖完再给厂家货款。他的这一本事在行业中被称为“空手道”。销售额最多时,一年卖了2000万元。

  后来,宗伟又创建了济南市茶叶行业协会,在济南市民政局获得了批文,把济南市经营茶叶的和平茶庄、三联茶叶公司、瑞祥茶庄、建联茶叶经理部、宏祥茶庄等几十家大茶庄全部发展为会员单位。协会做了很多工作,举办了多次新产品推介会和新茶品尝会。同时,宗伟还办起了一份名为《济南茶讯》的报纸,出版了30多期。

  1990年代末,随着国家对国营商业的政策调整,济南糖酒总公司亏损严重、资不抵债,宗伟自谋生路,开起了伟华茶行,以2000元私房钱起家,如今已经营茶叶15年。在此期间,他还多次随同民间艺术团体走访法国、巴拿马、印度等国,推销茶叶的同时也积极宣传中国茶文化。

  他说,如果早些时候从济南茶叶加工厂出来独立经商,他的经济情况比现在还要好,但他对自己当初的决定从未后悔。

  宗伟对济南茶叶加工厂很有感情,现在还时常跟老同事聚会,邀请他们到自己的店里喝茶聊天。“前段时间,我们茶叶加工厂的十七八名老同志还在南部山区聚会,老感情、老滋味,特别好。”宗伟笑呵呵地说。

本文TAG:海立方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