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茉莉大方珠兰小叶老济南喝茶还真讲究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08-01 11:38

  宋代济南文人有“斗茶”之风,老济南人也颇有古人遗风,张七爷说:“你瞧瞧我这茉莉大方怎么样,前天刚从泉祥茶庄买回来的。”李四爷说:“您别看我这壶茶汤色清淡,那可是正宗的珠兰小叶呢。”

  济南话里不少俗语都与茶事有关,尤其是一些俏皮话、歇后语。比如:“茶园里招手——胡(壶)来”,“茶馆搬家——另起炉灶”,“茶壶掉了把——就剩一张好嘴了”,“茶壶里煮饺子——有嘴倒不出”,“哪壶不开——专提哪壶”,以及“尿鳖子打酒——差壶了”等等。借物喻人,由此及彼,隔山打牛,虽俚俗而不鄙俗,常妙不可言。

  老济南的夏天酷热,当年盛夏之夜人们都有当街乘凉喝茶的习惯。街头巷尾的茶馆(茶水灶)生意兴隆,左邻右舍的小孩子满街疯跑,大人们则手摇大蒲扇喝大茶拉闲呱,夜风中满街飘散着茶水的清香。

  宋代济南文人有“斗茶”之风,即大家聚在一起煮茶品茗,相互评比看谁茶盏里的茶好喝。老济南人也颇有古人遗风,张七爷说:“你瞧瞧我这茉莉大方怎么样,前天刚从泉祥茶庄买回来的,我给您倒上一碗尝尝。”李四爷说:“您别看我这壶茶汤色清淡,那可是正宗的珠兰小叶呢。”唯独蹬三轮的赵五爷闷头没说话,因为他喝的是茶叶末,也就是老北京人所说的“高碎”。赵五爷就好这一口,但不足与外人道也。

  不过,老济南人确实也有连茶叶末都喝不上的时候。“九分钱的酒、八分钱的烟,一毛钱的茶叶砖。”

  这是上世纪70年代流行于济南民间的一句顺口溜:济南仲宫酒厂生产的地瓜干烧散装白酒九毛钱一斤,九分钱打一两;济南卷烟厂生产的等外“大众牌”香烟,白纸包装无商标,烟盒上只印了“大众”两个红色大字;茶叶砖乃夏秋粗大茶叶碾碎后压制而成,当时济南茶庄从南方进了一批陈货,老百姓闻之争相排队购买,一毛钱买二两茶砖末,一人就限购二两。当年工人阶级兄弟每月工资只有三四十块钱,那些酒徒烟鬼茶仙,就只能买这些劣等货色回家享受了。

  上世纪70年代笔者在历下区一个小厂当工人,当时厂里有几位“茶仙”,锻工烘炉上的章剑秋即为其中之一。大夏天烘炉前大烤活人,一批活儿干完后,章剑秋就跑到锻工棚门口外乘凉喝大茶。章剑秋是个老光棍儿,拉得一手好二胡,吹拉弹唱皆善,也颇为健谈,天南地北无所不知。据说他是劳改释放的“文化特务”,所以干锻工活。老光棍章剑秋不喝花茶,净喝好茶,冬天是红茶,夏天是绿茶。他说花茶都不是用最好的茶叶窖的,也不新鲜。早年达官贵人端茶送客或漱口,才泡一杯花茶。我从这位“文化特务”那里长了一点学问。

  无论世间风云如何变化,老济南人照样得喝茶,不可一日无此君。如今我也是天天喝茶,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沏上一杯茶。虽然并不对茉莉大方情有独钟,但也是遵从老济南人的“勤、浓、酽”三字经,一日三茶从早喝到晚。如果再努把力,大概也可入“茶仙”之列了。

本文TAG:海立方官网